Monday, 30 March 2009

明白客家话的朱门


我是跟我家的朱门说客家话的。她听得懂。
•肥猫
•好臭
•吃鱼
•坏猫
•过来
还有一句马来话sayang

在Batu,坤少笑我跟那里的路有讲客家话,他说Batu的猫应该比较明白福建话。

来到英国,我摆脱不了对朱门路有说客家话。
那天我还骂了一只跑离家太远的朱门。他瞪大眼睛看着我。

回家后我跟坤少说,结果他又笑我。

可能他们真的听不懂我在说什么,但当我搔他们的脖子时,他们都会发出“咕咕咕”的声音,然后用鼻尖脸颊轻擦我的手。肢体语言果然是国际化的。

嗯,很想念我家的朱门。听得懂客家话的那只肥朱门。

1 comment:

elims Chuang 光宏 said...

哇。。。你的猫好想得要减肥咯~!! 哈哈~~